鬼吹灯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别看盼弟小口小口的吃着,尽然吃的一点都不慢,还没等王文武反应过来,一碗饭一下就吃完了,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要不是在张沐恩装弟二碗时候,咽口水的喉咙,王文武都不敢相信这是盼弟口中的吃饱了。

    但王文武怕盼弟又来刚才那一下,于是用眼神示意张沐恩给盼弟再装碗饭,张沐恩装做没看到样的,眼睛四处乱飘。

    王文武示意了几次,见张沐恩就是在那装,心里给自己打打气,拿过盼弟饭碗,装了一碗放在盼弟面前。

    盼弟看着眼前的大米饭,特小声的问道:“我还可以再吃一碗吗?”

    要不是王文武紧盯盼弟的反应,在这吵杂的环境里,王文武都不会发现盼弟说话了,虽然没听盼弟说得是什么,但猜还是猜得出的,抬手示意快吃。

    盼弟脸上一下明亮起来,大口吃了起来,但还是只吃自己面前的菜,王文武秉着少做少错的原则,随着盼弟怎么弄,相信以后的时间应该会好些。

    吃完饭后几人出发去澡堂,王文武还好,张沐恩和盼弟两人就吃的都有点撑,在后面慢慢走着消食,为了两人更好的消食,王文武还特意走了远路。

    等从澡堂子里出来,张沐恩在王文武耳边叽叽喳喳的说着四六不着的话,盼弟则还是跟在两人身后,弄得王文武还要时长回头看看盼弟跟上了没有。

    之后几天盼第倒是敢和王文武说话了,之前说话声总是很小,王文武一下没注意就根本不会发现盼第说话了,王文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张沐恩则在一旁看着热闹,张沐恩简直就是喜欢看别人不舒服,甚至会推波助澜,但没有恶意,纯粹就是觉得好玩,毕竟张沐恩就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这些日子里王文武一直在消息驼队的刘管事,自从躲到天津后,王文武一直没有联系刘管事,毕竟自己都也不清楚当时的情形,只是一连几次都错过了,这天总算是联系上刘管事的了,约在常去的茶楼见面。

    刚一见面两人都上前拥抱一阵,很是高兴。

    还没落座,刘管事就说道:“武爷,你担心死我了,那天我去库房,发现里面的人我都不认识,我还以为我走错地了,那的伙计说我没走错地,可我谁都不认识啊!”

    “哎哟喂,别说你了,我去库房都被拦下了,现在我去库房都要通报了,才能进去。”

    “不是,不是,怎么连您都进不去了!”

    王文武心想:章管家可是提起这驼队的刘管事,难道没抓眼前的家伙吗,那章管家是怎么知道我是通过这家伙往外卖枪的。

    王文武说道:“可不是,现在库房里我是一个都不认识,我就回了趟老家,回来一看换东家了,这不啥都没有,直接让我卷铺盖走人了!”

    “您没在那了,那您现在在哪里高就啊!”

    “现在是专门做生意了!”

    “恭喜发财,恭喜发财!”

    “谢谢,谢谢,借您吉言了!”

    又是寒暄一阵,带伙计上茶坐好。

    王文武说道:“刘管事,你还是老样子啊!”

    “托您的福,还是老样子,不知您还做老生意吗?”

    “您这还在做吗?”

    “没了,我就没碰到比您卖得还底的,要不是托您的福,我可就是难过了!”说着这刘管事还眼泛泪花起来,看着王文武一阵恶心。

    但情绪都托到这了,王文武只能问一句:“您这是发生什么了?”

    接着王文武就听到一段可以写大几百万字的家族情仇,结果就是刘管事家里凭着从王文武这低价卖的枪,和赚到的钱,成功压到了对手家,然后话外的意思是弹药打完了,钱也用完了,您王大爷还做军火生意不。

    还不知道这刘管事在章管家哪里说了什么,王文武决定直接问,对于刘管事,王文武是不点都不怕刘管事弄出什么幺蛾子。

    “刘管事,你说句实话,你和章管家到底说了什么?”

    刘管事一下沉默了一阵说道:“武爷,您别怪我啊!那天我也是多嘴问了一句,就是问您哪去了,我找您有事,没想到啊!当场被人扣下了!”

    “怎么回事,你的伙计呢?”

    “是军队的人,谁敢掏枪啊,然后见了个领头的,我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你说的章管家!”

    “那他穿军装,还是穿大褂!”

    刘管事没有丝毫犹豫,说道:“军装,穿军装,那人年纪不大!”

    王文武说了些吴逸晨的外貌特征,刘管事连连点头,“对,就是他,您认识?”

    王文武故作神秘的说道:“不该打听的,少打听!接下来呢?”

    刘管事立马连连称事,继续说道:“就问了,我和您是怎么认识的,还有找您有什么事,武爷,这不能怪我啊,您是没见到当时的情形啊!我在那都觉得不能活着走出来啊!”

    “然后就没问其他的了?”

    “没有!”

    “然后你就出来了?”

    刘管事点点头,见王文武在那想着什么,刘管事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又不知道怎么说,王文武用手点了点说道:“你只说了,我在卖枪的事?”

    见刘管事点头,到也说得通章管家怎么知道我手里枪的,但为什么不给具体的事做,又发工钱呢,绝对不是钱多得烧的慌,没有进一步的情报,王文武也分析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

    刘管事在一旁小声的问道:“武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文武看了眼刘管事,以后可能还是通过他来卖枪,决定吓吓他,别老想着搞小动作,要不是因为库房的事躲到天津去了,也要好好敲打下这老小子了,说道:“刘管事,咱们也是熟人了,您既然问了,我一定不会瞒着你!”

    听到这里刘管事对王文武伸出大拇指,说道:“武爷,没想到您这么看重咱,没说的,以后您有事吩咐,您千万别客气,我一定给您办到。”

    王文武摆摆手继续说道:“您先别急,还有个事,您先听一下,您再说要不要知道!”

    刘管事笑嘻嘻的说道:“您这话说的,我都听您的,您让我知道,我就知道,您不让我知道,我绝不打听!”

    http://www.cxbz958.la/yuanlaishiqingmansiheyuan/32955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la。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