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谁说妖魔鬼怪都是坏蛋 > 第一卷妖魔鬼怪的盘中餐 第9章树妖印青与人类少女蘅姬

第一卷妖魔鬼怪的盘中餐 第9章树妖印青与人类少女蘅姬

    江漫音就这样把树妖光明正大的邀请到屋子里,介于家里还有一条巨蟒在她屋里养伤,以防这两个大妖见面会起什么冲突,于是就把树妖带到了堂屋里。

    此刻星光阵法聚拢蓝色的光芒,化作星星一般漂落在树妖全身,伤口瞬间结痂走向愈合。

    江漫音手抚七弦古琴,悠扬悦耳的琴声有着温暖治愈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进入树妖身体。

    “好了,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江漫音按住琴弦不动,琴声戛然而止。

    “可以。”树妖缓缓睁开眼睛,眼神突然变得冷漠而淡然。

    “我先问问你的名字是?”江漫音好奇的盯着他。

    “印青。”树妖吝啬的吐出二字,不想多余介绍。

    江漫音嘴角抽了抽,可真是惜字如金啊,“那你和我干爹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她最好奇的地方。

    “坎离,我也不清楚怎么说与他的关系,总之和我的封印有关。”印青把脖子下的青色交领拉开,黑红色长长的符文从脖颈就到了胸口的部分。

    江漫音突然想起第一次看见印青时,他从后半部分脸部到脖颈全是这种黑红色长符文,“这是干爹的封妖术?”她看见上面的符号莫名有些眼熟,可不是干爹的封妖术吗?

    “没错,是他的手笔,这跟与我的爱人蘅姬有关,她是人类少女。”印青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浮现痛苦之色。

    江漫音仿佛听见了什么故事,赶紧竖起耳朵打算把故事弄得一清二楚。

    印青想起自己的爱人的时候,冰凉的脸上露出来温柔似水的神情。

    印青与人类少女蘅姬在一个浪漫的樱花树下相遇,那时的蘅姬不过十五岁,最爱贪玩的年纪,得知后山有一片樱花树,趁着家里人不注意溜进了山里玩。

    樱花树下少女身穿红色衣衫,看着满树的粉色,忍不住在树下翩翩起舞,她脸色晶莹,肤如凝脂,鹅蛋脸上带着娇俏的笑容,笑起来时嘴角扬起可爱的酒窝。

    那是印青第一次看见人类少女如此绚丽夺目的样子,她娇俏可爱的身姿颇为吸引,于是微微施展妖力。

    漫天的樱花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半空中都是粉色,少女娇俏一笑跟着飘落的樱花翩翩起舞,仿佛化作舞动的精灵。

    樱花划过人的发梢,绕着人的衣裙,香了风,也撩开了妖怪印青的心,几百年来从未打开的心扉在这一刻有了一丝缝隙。

    片片飘舞到地上,留下一地的粉色,那时阳光为樱花镀上温柔的金色,一地的绚烂,少女突然在那零落的绝美的舞步中停留下来,笑盈盈的说道:“怎么还不出来吗?送了我这么漂亮的一场樱花雨。”

    银铃般的声音响在印青的心里,他本来打算吓唬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于是从樱花树里面走了出来。

    谁知蘅姬并没有害怕,而是娇俏的打招呼:“我叫蘅姬,是山下的人,你长得这么俊美,一定是花神吧?”

    印青蹙眉:“你能看见我?你不怕我是妖怪?”

    “对啊!我从小就能看见一些奇怪的精怪,这没有什么的,我觉得它们非常可爱啊!而且你这么好看,怎么可能是妖,就算是也是漂亮的妖怪!”姬蘅狡黠的吐了吐舌头,眼珠子溜圆转。

    印青第一次被人类少女的话震惊了,原来真有人类不怕他们,在这百年多的岁月里何其孤独,这个突然闯入花林的少女温暖了他的心。

    说到这里印青停顿下来,修长的手指温柔抚摸着束发带上的樱花,那是用刺绣一针一线做好的。

    “然后呢?”江漫音不甘心他停下来继续追问。

    “然后她被那些捉妖师害死了,我杀了所有害她的人给她报了仇。”印青说到这里眼神充满血丝,语气变得凶狠而又冰凉起来,整个身体不停的颤抖起来。

    原来姬蘅是山下大户人家的闺女,从一出生就注定要嫁给门当户对的富家公子联姻维持两个家族的利益。

    姬蘅不愿意自己的人生被这样捆绑,也不愿意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将就一辈子,于是她在成亲那天计划好一切逃了出来,找到了印青表明心意要和他在一起。

    二人在山上度过了最快乐的时光,后来姬蘅的家里在她逃婚之后来了一个捉妖师带着几个徒弟,自称出尘道师,说是姬家女儿受到了妖怪的蒙骗,所以才逃婚,于是姬家人请他上山捉妖,希望能找回姬蘅完成与富家公子的联姻,好维持家族的利益。

    印青不过刚刚跨入两百年修为,自然不敌那个捉妖师还带着徒弟一起攻击他,眼看他就要死在弑刹阵法里灰飞烟灭,姬蘅不顾仆人阻拦偷袭刺伤出尘,刀上有毒,出尘很快只能盘膝而坐飞速压制毒性。

    姬蘅发现弑刹阵法无论如何都冲不破,一旦开启无法关闭,直至妖怪死于阵中灰飞烟灭。

    姬蘅在冲不破阵法后,冷静下来努力回忆经常救过的精怪里告诉她,唯有至阴体放干全身的血液,方能破阵,而且必须是纯正的十六岁人类少女。

    这世间就是有如此巧合的事,姬蘅恰好就是在至阴之日出生,也是最纯正的人类少女,她就是破解这个恶毒阵法的最好的法器。

    于是姬蘅扑向阵法抹脖子自杀在印青面前,为的就是冲破弑刹阵法救出心爱之人。

    鲜红的血液从姬蘅绝美的脖颈里喷涌而出,染红了她白色的衣衫。

    无论印青怎样呐喊,姬蘅趴在阵法中间充满爱意的看了他最后一眼,然后永远闭上了眼睛。

    姬蘅鲜红的血液如同流水一般源源不断从她的身体里流出来淌在了地上,把周围的大地都染成了红色,鲜血流淌把阵法中绝望的印青的青衫染成了黑色。

    出尘想把半路杀出来破坏他除妖的姬蘅从阵法中挪开却发现怎么都挪不动,和自己徒弟之力都没能成功,于是赶紧跑路了。

    姬蘅就那样绝美的趴在阵法上,美目禁闭,唇瓣苍白,无论印青怎么呼喊她,她再也醒不过来。

    娇俏美丽的人类少女姬蘅就那样凄美的死在了樱花缤纷的日子里。

    三天三夜后,弑刹阵法被破解开来,印青杀气腾腾的冲到了出尘的住处,杀死了出尘和他的徒弟。

    可就算这样,姬蘅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也不可能进入轮回转世投生,因为姬蘅用世间最佳的至阴之体作为法器祭奠了阵法救出树妖印青,人妖相恋本就是被世间不所容,所以血液流干后她的尸体消失在那片美丽的樱花树下。

    http://www.cxbz958.la/shuishuoyaomoguiguaidushihuaidan/322452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la。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