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情圣结局后我穿越了 > 第19章 粗浅法门

第19章 粗浅法门

    “?”王牧。

    与生俱来的神通?

    潜藏的气运?

    假的吧?

    “那洛欺方身怀极品火灵根和真焰骨体,却被封印住了,我不知是什么情况,但我遇到他时就看出来了。”

    “我不信。”王牧感觉像是编的。

    “哼,你既然你不信,那你且站好,把握放在地面上,看我施展神通,观你一番!”锦毛鼠一脸傲然。

    王牧将它放了下来。

    锦毛鼠先是闭上眼睛,而后骤然睁开,只见眼中竟是出现了一个古怪的金色符号。

    随即,一道微光从它眼中一闪而逝。

    王牧倒是没什么感觉。

    “哈哈哈哈…”

    忽然,锦毛鼠大笑了起来,“你这家伙,原来竟是一个没有灵根的凡人!这辈子修炼怕是与你无缘了,笑死你鼠爷了!”

    “乞丐之身,原来你竟是一个乞丐出身!”

    看到这,锦毛鼠不笑了,而是愤而怒骂道:

    “呜呜呜…我堂堂纵横煌天洲的碧眼鼠王,竟然被一个乞丐出身的凡人给抓住了,贼老天!你这是在玩我啊!”

    “待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潜藏的能力…”

    “嗯?这是什么…啊,我的眼睛…”

    忽然,也不知这锦毛鼠看到了什么,猛地闭上了眼睛,透着眼皮,都看到了一片血红。

    “?”王牧。

    这耗子看到了什么东西?

    难道我还有什么隐藏的气运能力?

    等等…

    如果真有的话…

    先贤转世算不算是?

    毕竟,我可是二周目穿越过来的,二周目是东方牧这个档继承过来的,虽然…只继承了一个养成系统。

    要是有气运词条,先贤转世,怎么也算是金色传说的吧?

    过了好一会儿,那锦毛鼠捂着眼睛,躺了下来。

    “贼耗子,你看到什么了?”王牧问道。

    “……”锦毛鼠。

    “你…你…”锦毛鼠一只手捂着眼睛,断断续续,“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在问你看到了什么。”

    “……”

    “不知道。”锦毛鼠一脸挫败,“你身怀的气运太古怪,我看不透,还遭到了反噬,往往拥有这种气运的人,混得再差也是一方霸主。”

    “但你一个乞丐出身,怎会有这种气运?”

    王牧看着这耗子。

    看来,这家伙说的是真的了。

    “你这天赋神通也不怎么样嘛。”王牧摇摇头。

    看来是有限制的。

    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穿,这小耗子实力也不强。

    “你…”锦毛鼠指着王牧,想要辩解什么,随即颓然叹了口气,“该履行承诺了,我告诉你这矿坑下面的秘密,你放了我。”

    “你说。”

    “东南角左数第三个矿洞下五十丈左右,有一处奇特的古矿,藏得很深。应该是宝贝,只是想要挖出来,有点难。”

    锦毛鼠念叨几声,“那下面的岩层极为坚硬,庚金之气浓郁,稍有不慎便会伤及自身。这秘密告诉你,你可能也挖不出来,得请那些修仙者动用一些手段才行。”

    “你怎么会发现这个秘密的?”王牧问道。

    “?”锦毛鼠一脸奇怪的看着王牧,“你难道不知我锦毛鼠的别名?”

    “别名?”

    “诶!”锦毛鼠叹息一声,“我外号寻宝鼠,慧眼灵眸是我的第二天赋,我的第一天赋,便是寻宝探秘。我居然被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凡人给抓住了…”

    锦毛鼠一脸惆怅。

    “……”王牧。

    “这矿坑奇怪的很。”锦毛鼠想了想,“不过在安乐村这个地方我也能理解,这是我们灵兽一族的禁地,若是知道这是安乐村的地界,打死我都不过来。”

    “现在,你可以放了我吧?”

    王牧解开捕兽网,放了这家伙。

    寻宝鼠。

    在仙侠世界,这耗子应该很珍贵吧?

    不过做人还是要讲信用。

    王牧放了这只寻宝鼠。

    “不管怎样,你也算是帮我摆脱了那个假小子。”锦毛鼠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那块血髓玉也是自己拿出来的,但我碧眼鼠王给的秘密,那都是价值千金!”

    说到这,锦毛鼠似乎回想到了什么,它冷哼一声,“说起来,要不是你小子假借东方牧的名头吓唬我,以我的本领,你连我的毛都抓不到!”

    “抓不到你我知道,连你一根毛都抓不到,太小看我了吧?”王牧看了看这耗子。

    “你还不信?”

    锦毛鼠理了理头上的鼠毛,“看来得让你这个凡人见识一下,我追风鼠的外号是怎么来的!”

    你特么到底有多少外号?

    话音落下,只见锦毛鼠嗖得一下消失在原地。

    王牧只觉有微风轻拂而过,刚一眨眼,锦毛鼠又出现在眼前。

    “看你后面,五十步之外。”

    王牧转过身,看向五十步之外,他实力很好,看清楚了,那里有一撮鼠毛。

    王牧愣了愣,刚才一眨眼,这耗子速度这么快?

    这要是真跑起来,自己别说抓它的毛了,怕是反应都来不及。

    再次转过身,那锦毛鼠却已经消失了。

    “……”王牧。

    “看来云游事件算是结束了。”

    王牧看了看天色,估摸着已经丑时了。

    这次云游,对王牧来说,损失一块血玉矿…对现在天天挖矿的自己来说,约等于没有损失。

    收获…两本粗浅的修炼之法,还有一个关于矿坑的秘密。

    “百炼体诀修炼不了,先修炼一些粗浅的功法应该可以吧?”王牧想了想。

    回到木屋,王牧立刻翻了翻这两本粗浅的功法。

    这次王牧倒是看懂几分了。

    不愧是粗浅的修炼之法,不像是那百炼体诀,全是一些犹如文言古文的怪词怪句。

    都是一些简单易懂的白话文,而且还有配图。

    就算不识字,也能看懂几分。

    “真是够粗浅啊!”王牧心道。

    虎鹤七形,是一种以模仿虎搏鹤翔的养身健体之术,共七式。

    看上去挺简单的。

    另一种龟息养生法,则是仿照乌龟的呼吸法,也是强身锻体之用。

    阅读完,王牧立刻感知了一下。

    【行动点:1】

    【修炼:虎鹤七形(+)龟息养身法(+)】

    http://www.cxbz958.la/qingshengjiejuhouwochuanyuele/322820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la。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