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聊斋:一心长生的我,助妖魔修行 > 第27章 鬼迷心窍王六郎,黑白无常到来

第27章 鬼迷心窍王六郎,黑白无常到来

    六月的扬州,晴空万里。

    片片云层之上,白衣少年,御剑而行,尾随林念一路而行。

    “他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

    半空中,少年自语,很是不懂的摇摇头,不过依旧紧紧跟随着林念。

    “看这样子,应该是有急事!”

    “而且,按照父王所说,我欠下的,乃是大因果,想要报答他,必须要以因果偿还。”

    “真麻烦啊!”

    少年回想起前些日子,他被妖邪所伤,林念将他放生入海,林念俊俏的面庞,一生向善的态度,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生死劫难相救,需以果偿还。

    “真烦啊!”

    ……

    扬州地界,官道很多。

    此时,林念仙衣纵马,一路疾驰。

    短短半日的时间,就走了将近一半的路程。

    只是,还没骑行一段时间,就被河流中透出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所吸引。

    虽然是盛夏,但此时的小河,透着丝丝寒意。

    随着柳枝轻轻拂动,林念越发觉得阴森恐怖。

    河水哗哗流动,一层层淡淡的雾气,从河里升起。

    只见,一个男子等在河边。

    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花白,脸上布满了干巴的皱纹的老妇人渡河。

    而,在这老妇人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半大的孩子。

    男孩满脸通红,时不时咳嗽喘息。

    走到河边之时,林念看到,清澈的湖面上,散发着一股妖邪之气。

    老妇人轻轻拍打孩子的胸脯,着急渡河。

    “扑通!”

    也许是着急赶路,老妇人竟脚下踩空,失足掉进了河里。

    婴儿被抛弃在河岸边,扬手喘息,大哭不止。

    那老妇人浑身是水,在河里几次沉浮,仿佛脚底被什么东西缠住一样,无法从手中挣脱。

    林念好奇。

    这场景,像极了聊斋原著中,王六郎的故事。

    那王六郎本是水鬼,业报已满。而那老妇人,就是接替王六郎的人。

    不过好在王六郎及时醒悟,不忍心看那孩子失去父母,将那老妇人救了上来。

    诚感上天,最终被任命为土地神,成一段佳话。

    而此时的河中,只见一具骷髅,早已经被河水腐蚀,骨头上爬满了蛆虫。

    枯骨咧嘴一笑,展现出一道诡异的身影,露出一双绿色的眼眸。

    水鬼身后留下一滩混浊的水,散发着浓郁的阴寒之气。

    水鬼一双水,紧紧的拖曳着老妇人的双脚,脸上露出一道瘆人的笑容,煞是恐怖。

    “不对,有问题!”

    原著中的王六郎,心怀善意,为水鬼数十年,并未残害一人,业报已满。

    那双淡绿色的眼眸,好似被什么东西,掌控一般。

    怎么会残害老妇人?

    虽然,这老妇人命理该是如此,应为水鬼,接替王六郎。

    不过,若王六郎能坚持本心,来日便可为阴神,乃为大善。

    “哎!”

    林念叹息一声,运作着体内的仙气,飞身直上,一把搂住那老妇人的腰间。

    下一瞬,林念轻轻一挥,三丈金色功德光辉,缓缓展开。

    身后功德金轮浮现,周身缠绕着功德之力,神圣不可侵犯。

    功德金轮,无视任何的妖气,魔气,万法不侵。

    只见点点的功德金光,融入河水中,洗刷着王六郎身上的怨气,以及阴邪之气。

    一阵阵黑雾冒出,林念缓缓落入地面,将老妇人放下柳树底下。

    下一刻,从那河中,缓缓的走出一道惨白的身影。

    水鬼走上河岸,身后留下一滩混浊的水。

    水鬼对着林念拜了三拜,拱手说道:

    “被邪气侵染了神志,竟想要拉人入水,找人替死。”

    “多谢大人出手相救,险些酿成大错,一尸两命。”

    林念淡然,说道:

    “不必如此客气,你业报已满,择日便可投胎转世。”

    “成为水鬼数年,并未加害一人,也并未利用鬼神之躯,修炼邪法。”

    “这样的仁慈之心,一定会有好报的。”

    林念知晓,在不久后,就有阴神昭告,命王六郎为土地神。

    “哎,如今地府大乱,如何转生投胎。”

    二人又闲聊了一番之后,林念便准备离开了。

    王六郎毕恭毕敬,一直说着感谢的话语,更是准备送林念几个宝贝,当做谢礼。

    对此,林念也只是笑了笑。

    “公子,这是准备去哪里?”

    见林念如此着急的赶路,王六郎开口问道。

    “钱塘江。”

    林念没有丝毫的隐瞒。

    便飞身上马,准备离开。

    王六郎一听林念要去钱塘江,当即说道:

    “公子若是要去钱塘江的话,可以从东门出去,有一条小路,走约莫二十多里就到了。”

    “足足能省四五个小时的路程内。”

    听到这个消息,林念大喜。

    “多谢了。”

    “告辞。”

    林念没有丝毫的犹豫,调转马头,往东门而去。

    看着林念远去的背影,王六郎喃喃自语。

    “这世间,好似也没有那么糟糕。”

    王六郎看着林念远去的背影,露出一抹喜色。

    在林念走后,一丝丝金光从王六郎体内散发出来。

    那独属于水鬼的冤魂之气,开始缓缓的消散。

    王六郎的形态,也开始缓缓改变。

    “只是怎么一回事?”

    “我好像,可以随意离开河水了。”

    “难道……我不是水鬼了?”

    王六郎又惊喜,又有些疑惑。

    “难道……是那个恩人相赠的功德之力?”

    王六郎很快反应过来,当下便想要追上林念报恩。

    只不过,就在这时。

    黑暗的阴影中,缓缓的走出两道毫无重量的身影。

    两道身影,一黑一白,手里拿着招魂幡。

    黑色身影,青面獠牙,头戴黑帽,身穿黑衣,表情狰狞凶恶,怒目而视,肤色黑青。。

    白色身影,吐着红色的长舌头,表情苦笑颜开,面带一丝邪魅,有时会露出恐怖的脸目,头戴白帽,身穿白衣。

    来人正是黑白无常!

    http://www.cxbz958.la/liaozhaiyixinchangshengdewozhuyaomoxiuxing/338128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la。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