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红楼从辽东开始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各地援兵

第四百六十三章 各地援兵

    元末明初,高丽北侵占据大片土地,朱棣虽然没有征伐,但也没有明确归属。

    一直到清廷,以设立界碑的形势,让朝鲜兵不血刃的完成了在图们江以南的拓疆。

    李成桂自立为王,由宗主国明朝,改高丽国号为朝鲜,朝鲜把图们江以南的地区,设立为咸镜道。

    从南至北的开拓中,先后有三个核心府城。

    分别是南部核心咸兴府,中部核心吉州府,东北部核心镜城府,目前这三个城池,一座也没被金江军占领。

    金江军手中的,只有三水城,甲山城,长津城。

    谢友成在镇江,亲自督促民夫,运送粮资军备,从镇江出发,沿着鸭绿江到图们江,最后到三水。

    奴儿干司道路未兴,四轮马车无法使用,就连普通的大车,也只能到寛旬一带。

    替换的是人力独轮车,可以在山区和狭窄的泥土路上使用,但是对人的要求也高了。

    把握不住平衡,就容易翻车。

    山道上更是危险,而且载重也不高,少则一两石,多则两三石不等。

    粮食,大豆,草料,鸡蛋……布匹,药品,箭失,马铁蹄,兵器,布甲……

    从镇江各仓中,官吏们根据清单,整理出合计一万一千石的物资。

    整齐的摆放在新仓中,将由众多的四轮货车,运送到目的地长奠堡。

    从镇江征集的五千名民夫,以及制作的三千余辆独轮推车,装载了各类物资,连绵不断的沿图们江北上。

    队伍才出发没多久。

    目的地三水城,原来运送去物资的民夫,带上空车开始返途,整个三水城,已经堆积了三四万石的物资。

    漫长的补给线,也是两万东征军的生命线,不容丝毫马虎。沿道按路程修葺的棚区,提供民夫们歇息和住宿。

    就算如此周全,一路的翻山越岭,精疲力尽,仍有民夫累倒,也出现了死亡数。

    五千草原骑手,从沉阳到镇江,沿途的物资补给,皆是秦钟随军。

    镇江到三水的补给线,秦钟是负责的官员之一。

    “民力不堪负。”

    “奈何。”

    郑雒无奈的摇了摇头。

    军司和官府年余的计划,不是不周全,但总有力穷之时。

    风水轮流转。

    当年他们在辽东本土作战,物资运送虽然艰难,更苦于物资的短缺。

    如今物资充足,不惧沿途的消耗,却疲于物资的运转,不像辽东本土,修葺了条条的道路。

    秦钟原来只是在金州做吏,去年外放到沉阳做官,参与蒙古之事,今年又到镇江,参与朝鲜之事。

    一年的外放经历,让他有了更多的自信,大胆提出了他的想法。

    “朝鲜百姓多贫困,两班阶层又不可信,当拉拢朝鲜百姓。”

    “如何拉拢?”

    郑雒问道。

    “以粮食为诱饵,招募朝鲜百姓为我们运送粮食,即可减轻三水城的力量,又能加强我们的民力,一举两得。”

    秦钟笑道。

    辽河套的把他伴就是如此。

    草原上牧民生活困苦,金江镇只需要提供食物,就能吸引无数的牧民南下。

    五千草原骑手,其中一半出自把他伴。即减轻了沉阳的防御压力,又加强了金江军的实力。

    金江军收复山水,甲山,长津三地,没有发生人们担忧的事情。

    辽阳当年未失陷前,辽东都司也收拢了很多的蒙古人,偏偏在老奴攻城时,蒙古人发生了兵变,是辽阳陷落的原因之一。

    所以有人提出了担忧,会不会在关键的时候出尔反尔。

    秦钟不这么认为,提出了反对意见。

    此一时彼一时。

    当年辽东人心尽失,遍布蛮族的奸细,人心慌乱,才有敌人的可趁之机。

    如今的辽东上下一心,不是同日而语。更不能因为一只蹄子有毛病,就弃骏马不用。

    “只怕会激怒两班。”

    郑雒本不用解释,仍然向眼前的年轻官员解释,因为对方是秦夫人的弟弟。

    招募朝鲜百姓,他不是没有想过,因为顾虑三水的两班乡绅,从而没有施行。

    此地的人口,多数成为隐户或奴隶,掌握在乡绅的手里。

    金江镇以受朝鲜国主所请,持朝鲜国书,入朝平叛,至少口头上咬死此理由。

    名正言顺,具有大义。

    因此三水地方上的乡绅们皆在观望,还没有人做出过激的行动。

    三水城从而保持了稳定。

    但是金江军影响了他们的利益时,恐怕当下稳定的局势,会立马激变。

    “可以加一条。”

    “只招收在籍百姓,不接受官册中不在籍的百姓。”

    秦钟的主意解决了此患。

    “如此恐怕征募不到多少青壮,徒耗大量精力,效果反而不大,似鸡肋。”

    郑雒看来,秦钟的建议得不偿失,而且做得越多越容易出事,不想因小失大。

    秦钟没有放弃,委婉的透漏。

    “在我们大量移民到咸镜道之前,此地的乡绅都不会被我们轻动,反而会放任地方乡绅的权利,以获得他们的支持。”

    “他们手中掌握了大量的隐户和奴隶,我们现在不争取更多的百姓,以后会尽入他们手中。

    “介时只怕就算收复咸镜道,我们手里也无民可用。”

    一切以战事为重,还是战事和民生兼顾。

    郑雒当然希望是后者,可惜此地形势不同,本来就微妙,所以他本想选择前者。

    他是主官,不用在乎秦钟的建议。

    “好,就按你所言办。”

    秦钟闻言大喜。

    看着秦钟离开的背影,郑雒摇了摇头。

    很多事情,身不由己。

    秦钟带着官差,在三水城中出了告示。

    招收朝鲜百姓,帮助运送物资到甲山和长津,每名壮丁每日提供两升粮食。

    告示一出,虽然百姓们不识字,但是有官差解释,一传十,十传百。

    很快就有数百名青壮,招募到了秦钟的手中。

    他的计划是两千人,远达不到他的目的,不过此事不急,消息会逐渐传开,越来越多的百姓得知后,就会来响应。

    数百名朝鲜百姓,加入到运粮队中,一部往甲山而去,一部往长津而去。

    解决了此事,秦钟没有离开三水城,而是走访各地,接触各地的两班乡绅。

    很多人得知此人竟然是平辽侯的妻弟,汉城长公子的娘舅,态度与之前截然不同。

    还有不少的乡绅子弟,愿意出头帮助秦钟做事。

    初见成效的秦钟,满脸的意气风发。

    金江镇高层内部,已经有传言,等顺利收复咸镜道和平安道,会和赫图阿拉城,共设一府。

    在节度府做事数年,到了外放学习地方政事的时候,去年在沉阳,今年在镇江。

    明年,秦钟希望能外放此地,加深自己的资历,然后再回去节度府。

    ~~~~~~

    长津是山城。

    本来在计划中,是重要又不重要的城池。

    重要的是,此城是日后金江军从咸镜道入平安道的关口,不重要的是,当下的金江军,以收复咸镜道为主。

    长津府使被金江军的士兵看管起来,此人以绝食抗议。

    “府使。”

    薛蝌亲自来探望,并且带来饭食,劝慰对方吃饭。

    府使大义凛然的拒绝,并再一次提出,让金江军离开长津城,并且离开咸镜道。

    “既然是入朝平叛,应该去平安道,而不是来咸镜道。”

    薛蝌老调重弹,用原来的理由,敷衍对方,并且仔细的打量了周围的场景。

    最后看了看府使身上的衣服,微微露出了笑容。

    被人打量的不自在,府使忍不住别过了脑袋,随后又大怒。

    “府使,我们有朝鲜国主的国书,你不应违背,万一破坏金江镇和朝鲜的传统友谊,只怕府使承担不起。”

    薛蝌劝慰了一番,然后离开了此处。

    “此人绝食是假,自保是真,不用太过焦虑。”

    “为何?”

    “你可见过真心求死之人,还会在意仪容的吗?”

    一针见血的话,其余人恍然大悟。

    ~~~~~~

    咸兴府。

    府尹张孟子,北清都护府节度使李商吉,监营太监等等,商议李家人提供的情报。

    “金江军平叛是假,侵占咸镜是真。”

    “诸位怎么看?”

    ……

    “对方手里可是有主上殿下的国书,我们怎么能拒绝他们呢?万一李家人猜错了,我们以后怎么向主上殿下交差”

    监营太监不满道。

    他是林忠的干儿子,是国主一派的太监。

    “那怎么办?难道放对方入城?根据李家人送来的消息,明日就能抵达城外。”

    李商吉不满的看向监营太监。

    “不放又怎么办?”

    “城里有兵马?”

    监营太监的反问,让李商吉无言。

    谁也没有料到金江军会入咸镜道,为了防备叛军,咸镜南道的兵力,大多都调去了长津。

    按照李氏家族传来的信息,长津的军兵,已尽入金江军之手。

    两人的争执,以监营太监占据了上风,最后人们都看向了府尹张孟之。

    从二品的封疆大吏。

    “让安边,德源,文川,永兴,丁平,预原郡六地征调援兵。”“请镜城都护府节度使率军支援咸兴。”

    张孟之缓缓的说错,然后看向李商吉。

    “来不及。”

    “金江军明日就能抵达咸兴。”

    李商吉颓废的说道。

    

    http://www.cxbz958.la/hongloucongliaodongkaishi/338231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la。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