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汉丞相 > 第一百零八章 忠臣不好当

第一百零八章 忠臣不好当

    这次解白马之围是张墨亲自带兵去的,随同的还有庞德。

    历史上颜良是被关羽一刀带走,用他的首级成就了关羽的名声。

    不过因为张墨的穿越,先前已经将刘备驱逐出徐州,现如今刘备已经带着关羽他们投靠了刘表,因此也没有关羽面对颜良,最后在两军对垒时,于万人之中,取颜良首级的战神表现了。

    “渡河吧。”

    张墨下令道,士卒开始有序的渡河,因为要麻痹袁绍,所以这一次张墨所带的兵力不少,如此规模的渡河,自然瞒不过袁绍的斥候了。

    很快,袁绍就通过斥候得知了张墨渡河往他的侧后方去了。

    “哼,张墨小儿是想偷袭我的后方?”袁绍眉头微皱,立即下令道:“让文将军带兵去阻击张墨。”

    袁绍口中的文将军,便是文丑,这是他麾下的两员猛将。

    至于在对公孙瓒的争斗中出了大力的鞠义,因为是凉州鞠氏族人,在西平郡经营许久,并非是无根之人,在取得大功劳以后,鞠义不知低调,惹恼了袁绍,已经被袁绍提前杀了,并将他麾下的西凉精锐都收入囊中。

    旁人都被袁绍没有起事前那副礼贤下士的给骗了,殊不知袁绍此人外宽内嫉,容不得麾下文臣武将过于出色,鞠义有大功劳以后不知收敛,死的也不算太冤。

    袁绍这边一分兵,张墨也通过斥候得到了消息,当即便和庞德悄悄带着两千轻骑往白马去了,另外的那部分已经渡河的士卒则暂时留在原地。

    可以说,张墨的第一手已经成功,袁绍被他这招虚晃,已经分散了兵力。

    那么第二步就是解白马之围了。

    因为是轻骑赶路,没有辎重什么的拖累,张墨很快就赶到白马。

    这时候他们距离颜良的营地不过十多里距离,庞德立即上前请战道:“将军,我愿为前锋,会会这袁绍大将颜良。”

    “好!”

    张墨策马扬鞭,带着其余轻骑在庞德后面掩杀过去,奇袭就是要快,让对方来不及反应过来。

    果不其然,颜良看到庞德带兵冲过来,有些措手不及的带兵迎击。

    很快就被庞德冲散了阵型,骑兵来去如风,速度极快,再加上庞德出身凉州,这骑术本来就是极佳。

    所以他很快就和颜良交上手了,只是一交手,庞德才知道颜良并非碌碌无为之辈,两人你来我往交战了好几十回合也没有分出胜负。

    再拖下去,等袁军稳住阵脚,张墨的奇袭的优势就没有了。

    见庞德没有顺利的将颜良斩于马下,反而和颜良缠斗在一起,张墨立即带兵冲了进去,很快就挤进庞德和颜良的战斗。

    “将军小心!”

    庞德见张墨参与进来,立即虚晃一枪,往后一退,护在张墨面前。

    颜良看到张墨,当即兴奋的拍马上前道:“张墨小贼受死!”

    “将军小心,此僚颇有蛮力!”

    见张墨跃跃欲试的模样,庞德在一旁提醒道,他刚才被颜良的大刀劈砍得虎口都发麻了。

    “当!”

    话音刚落,张墨便挡下颜良的一记劈斩,手腕都一阵发麻,幸亏他一直勤加练习,内家拳的修炼也一直没有中断,很快就依仗着内劲将颜良压制下去。

    对面的颜良也是越战越心惊,张墨一开始应付他还有些吃力,可是后来,张墨的环首刀之中似乎蕴含着一股胶着而又浑厚的力道,每次都能透过兵器传递到他手腕,再这样下去,二十招之内,颜良自觉必败。

    一念至此,颜良便萌生退意,只要他退回去,带着亲兵站稳脚跟,张墨这点人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张墨也觉察到颜良的意图,自然不会让他如愿。

    “颜良老头看招!”

    张墨高呼一声,抬手就是一波飞针。

    颜良抬手一挥,飞针应声被刷落,正在颜良心中得意之时,忽然眼前一黑,咽喉间便多了一柄匕首。

    原来是张墨看到颜良要退走,先用飞针迷惑颜良,再趁机从马背一跃而起,落在了颜良的马上,同时用匕首捅进了颜良的咽喉之中。

    一旁的庞德立即上前,用手中的长剑将颜良的头颅割下来高喊道:“颜良已死,尔等还不速速投降?”

    主将已经死,将旗也被庞德斩落,袁军士气已失,哄一下就四下散开了。

    “不要追了,把百姓迁移,往河的西面去。”

    虽然现在是一个乘胜追击的好时候,但是张墨想到白马城内还有百姓在,便让庞德带人去把百姓提前转移了,这样一来也可以避免这些百姓落入袁绍手中,被袁绍充当炮灰。

    ……

    白马的袁军很快就溃逃回去,因为张墨没有追击,这些人死伤不多,这些人为了掩饰他们败亡过快的尴尬,便将张墨这两千轻骑描述的强悍异常,无意中将还没遭遇张墨的袁军士气打击了一番。

    袁绍听闻白马之围被张墨解决,颜良战死,心中恼火异常,当即召集众人在军帐内议事。

    “现如今情况有变,白马那边被张墨所破,颜将军已死了,我意亲率大军渡河而战,诸位说说意见吧。”

    袁绍有些郁闷的说道,明明携大优势而来,一开局就遭了挫折。

    “初战败退,应当考虑其引起的变化,大军应停留在延津,大军不宜渡河,只需要分兵攻打官渡,只要官渡已下,过河不晚;倘若匆忙渡河,一旦失利,大军可能会无法返回啊。”

    沮授立即起身反驳袁绍大军渡河之说。

    袁绍本意是带大军渡河,问众人意见也不过是例行公事,他没想到沮授会当面反驳,还说出大军无法返回的言论,当即脸色便沉了下去。

    “大军无法返回这话怎可说得,沮将军慎言吶!”

    在边上的郭图表面上劝说沮授,实际上是在沮授身上插刀。

    因为袁绍在听到郭图的话之后,面色已经趋于铁青了。

    袁绍亲率大军渡河,沮授看着滚滚河水,无比郁闷的说道:“上面志得意满,下面贪图功劳,黄河啊,我大概是回不来了。”

    沮授的话被有心人传给袁绍,袁绍正因为吃了败仗而难受,听到沮授阴阳怪气的话,差点没气得背过去。

    http://www.cxbz958.la/dahanchengxiang/321771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la。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la